查看: 996|回复: 0

天涯明月刀小说下载 guguo 小说:他在坟前哭: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无良妈咪带球跑

[复制链接]

145

主题

732

帖子

103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2
发表于 2019-7-12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他在坟前哭:怙恃在,人生另有来处;怙恃去,人生只剩归途

小说:他在坟前哭:怙恃在,人生另有来处;怙恃去,人生只剩归途

周驰和弟弟在大伯家吃过午饭以后,就提着一袋子纸钱香烛上了山。周驰家地点的这个小山村,四周满是大山,他们村子就建在一个坡度较缓的小山坡上。村子里的坟,几近都在半山腰上,周驰怙恃的坟也不破例。
周驰和弟弟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才终因而到了怙恃的坟前。这是两座石头砌成的坟,没有高峻的墓碑,坟门石上连墓志铭都没有,但周驰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它们,由于它们每一座,都是周驰哭着看它砌成的。母亲因病归天的时辰,周驰还在上大学,父亲因病归天的时辰,周驰才刚刚大学结业未几。那时辰,刚刚二十出头的他,尚还稚嫩,还没有做好预备面临人生的大悲,可老天还是无情的把一切甩到了他的眼前,让哀痛揭穿了他的心脏!
怙恃辛劳了一辈子,还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就这样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周驰感觉自己很能干,很不孝!
周驰冷静站在怙恃坟前发愣,弟弟周涛也没去打搅他,冷静打理了一下泛周的杂草和灌木,清出了一片可以跪拜烧纸的地方。
见弟弟已起头在坟前点香烛,周驰发出神来,和弟弟一路将香烛在怙恃坟前点上,然后,兄弟俩一路跪下,在怙恃坟前磕了三个头。磕完头,周驰和弟弟跪在怙恃坟前起头烧纸钱,兄弟俩都没有措辞,只是沉默着将纸钱一张一张的渐渐放进火堆里,任其渐渐化为灰烬,酿成怙恃在天堂可以收到的礼物。
周驰双手机械的往火堆里放着纸钱,眼光则呆呆的注视着纸钱熄灭的火光,跳动的火光里,周驰恍如看到了怙恃往昔的音容笑脸,他们恍如一向都在,从未分开。不自觉的,周驰起头回忆起了怙恃尚在的旧时光,那时辰,有妈妈做的美味饭菜,有爸爸的谆谆教育,有一家人围坐火炉前看春晚的温馨。连当初一家人下地干活一路顶着太阳吃晌午饭的情形,周驰现在想来也感觉是那般美好。
那时辰,家真是一个万能的避风港,可现在,周驰感受自己已经没有家了!锸言谑,人生另有来处,怙恃去时,人生只剩归途’,周驰心中一痛,感觉此话认真是不假!
跳动火苗的映照里,周驰的双眼流下泪来。周涛很少见到周驰会流泪,有些惊慌又有些担忧,开口道:
“哥,你没事吧?”
“没事!”
周驰摇了点头。
周涛还是有些担忧:
“你能否是在里面碰到什么事了?现在既不是腐败节也不是中元节,怎样会忽然要返来祭拜爸妈?”
“没什么事,只是有些想家了!”
“有什么事要记得和我说”
“我会的”。
接下来,兄弟俩又沉默了,直到袋子里的纸钱烧完。
纸钱烧完,按例再磕三个头即可起家了,但磕完头的周驰却没有起来,他连结着磕头的姿势半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爸,妈,对不起!……我今后……能够很久很久……很久都不能来探望您二老了!……对不起……”
周驰趴在地上,双肩耸动着,哭得出格特此外悲伤!似乎这些年一切的苦,一切的烦闷和悲凉,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周涛望着趴在地上痛哭的哥哥,眼中的泪也止不住掉了下来,他伸手去扶周驰,用有些惧怕又有些担忧的声音道:
“哥,你究竟是怎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周驰没有回答,他趴在地上哭了很久,直到情感渐渐平复,他才渐渐直起了身来。周涛扶着周驰站了起来,带沉迷惑和担忧的望向了他。
周驰表示弟弟不用扶,站起死后,在怙恃坟前坐下,扑灭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烟以后,周驰开口了:
“小涛,我们公司要在国外开一个项目,筹算派我曩昔,我赞成了。所以,我今后能够很长一段时候都不会返来。你在县城,离得近,今后我们家的老屋子、爸妈的坟,可就只能辛劳你照看着了”。
“出国?要很久吗?”
周涛有些迷惑,他历来没听周驰说起过。
周驰吸了一口烟:
“很久,最最少要好几年,甚至干得好的话,公司说帮我间接在国外假寓!”
周涛有些没法接管这个消息,他沉默了一会,在周驰身旁坐了下来:
“那太久了……哥,今后能否是也见不到你了”。
周涛措辞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感慨。
周驰也沉默了,沉默了一会以后,周驰开口道:
“不会”。
周涛没有措辞,周驰继续道:
“对了,你和你阿谁小女友林欣,怎样样了?”
周涛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挺好的,前段时候她还带我去见了她爸妈,她说她爸妈对我印象也不错!”
周驰浅笑起来,拍了拍弟弟肩膀:
“好好把握,差不多便把婚结了吧,你们这类从门生时代就走到现在的,很不轻易,豪情也最真!不成错失!我此次出国,公司给的报答和补助会很丰富,到时辰我帮助你在县城买房。长兄如父,你若能把婚结了,我这当哥的也安心!”
周涛笑着点了颔首,用一种亲爱而又关心的眼光望向周驰,说道:
“我实在一切都还好,小公务员人为虽不高,倒也稳定。屋子的事哥你不用为我费心,我自己能行,大不了就先租房成婚,这点林欣她并不介意。反却是哥你今年二十七了,有合适的姑娘,就赶紧再谈一个吧,否则我也一样担忧你”。
周驰点了颔首道:
“看样子林欣真是个好女孩,这类女孩不多了,你要好好顾惜!”说着周驰笑道:
“至于我嘛你就不用担忧了,此次出国,公司说给我们先容洋妞,到时辰给你找个洋妞当大嫂,安心吧!”
周涛笑了起来:“那最好了!”
说到出国,周涛继而问道:“对了,哥你出国工作的话,那万一什么时辰我成婚,你会返来的吧?”
周驰脸上的笑脸僵住了,他再次沉默了,沉默了一会儿,他尽力挤出笑脸说道:
“我一定会想法子告假返来的,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回不来,你也不要难过,该成婚的时辰就成婚,我在不在,不影响的!”
周涛的神采黯然了下来:
“哥,你说的,长兄如父!你是我最亲的一个亲人,我成婚的时辰,我希望,你一定是在场的……”
周驰尽力挤出的笑脸终因而连结不住,眼泪也差点又没忍住,他咬了咬牙,有些词穷的道:
“没事……我说了,我会想法子返来的……”
周涛沉默一会儿,不晓得为什么,他始终感觉明天的周驰有些怪怪的。
“哥,你跟我说真话,你是真的要出国去工作吗?还是有其他什么事?”
周涛不由得再次开口问这个题目。
“真的是出国工作”
“真的?”
“……真的!”
“好吧,我相信你!不外哥你一定要答应我,一定要常返来看看……要常返来看看……”
…………
周驰和周涛回到大伯家的时辰,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由于自己兄弟俩的返来,平常要下地干活到薄暮的大伯和大伯母明天早早便已经返来了,预备给周驰兄弟俩张罗晚饭。周驰和周涛帮着大伯母下厨,然后‘一家人’共进晚饭,周驰可贵的感遭到了一次家的温馨和幸运,心中颇是暖和。
第二天,周驰和周涛预备分开故乡,返回城里了。临行前,周驰静静在大伯家阿谁小沙发的垫子下面放了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纸条,卡里有几万块钱,算是周驰这些年唯一的一点积储。自从怙恃归天后,大伯和大伯母就视自己和弟弟如己出,周驰这一去,今生已没法再会两位老人,更没法尽孝,留下这点钱,也是周驰唯一能做的了。
村口,大伯沉默的吸着旱烟,大伯母则慈爱的吩咐着周驰和周涛路上要留意平安,在外要留意身材。周驰望着大伯和大伯母头上生出的丝丝鹤发,心中有些难过,大伯今年六十出头了,大伯母也五十多了,在城里,他们已是可以退休安享晚年的年数,但在农村,他们还在天全国地干活,辛劳劳作。
周驰吩咐了两位老人几句要留意身材、少做点农活之类的话后,强忍住泪意,和弟弟转成分开了。他没有跟两位老人说自己要出国工作,只是在他们家沙发垫子下的那张纸上提到:我要分开一段时候,能够很久很久都没法返来探望您二老了!
感谢您的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